万里

现实的各种碰撞真是很不可理喻啊,这样下去我都快相信宿命论了,我东奔西跑,争取,到最后还是可能竹篮打水,不过幸好我心里没有压力,只是有点感叹自己真是不容易。再最后一次吧,不行就拜拜,没有什么好留恋的。“生命只是一场徒劳,你若太过留恋,就不大值得”    笛安的温柔,又一针见血,(不大)值得,(不)值得。我是个实实在在的悲观者啊。原来为什么觉得不真实,因为太过顺利。我所得到的,一定要尽点波折才对吧。

评论